是我所想,言尽于此。
咸鱼抖盐场:https://afdian.net/@akatsuki_is_here

《未亡人(下)》

『耽美向,兄弟骨科』
loading……100%

【7】
我还记得第一次以情侣身份与他同行的欣喜和甜蜜。
那时他二十五岁,我二十二岁。

快毕业的时候我提前拿到了国外的研究生offer,校内没什么课,干脆去他那里玩,也算是熟悉自己即将就读的新学校。他这次来接机终于没迟到,也不像上次去火车站接我时那般狼狈,远远就见他举个牌子搁门口站着,再正常不过——就是莫名看的人想笑。
他还是一样的不放心,从出站口开始就一路牵着我的手,到了航站楼门口才松开了去塞我的行李进后备箱,我坐进副驾驶等他开车,回头就看见后座上的花束。
“送谁的?”
“诺希还喜欢我的话就是送给我恋人的,诺希不喜欢我的话就是送给我最喜欢的人的。”
“那我不...

 

《未亡人(中)》

『耽美向,兄弟骨科』
loading……100%

【4】
我还记得第一次与他冷战的前因后果。
那时他十八岁,我十五岁。

我在他曾经读过的初中里向着他所读的高中努力,他从他所读的高中毕业,拿着志愿表斟酌未来路途。
或许是在截止日期的前一日或两日,又或许只是在截止日期当日,当我从连篇累牍的题目中抬头,正见他填写下目标学校的名字——那也确实是个好学校,只是不在本地。
“你要离开么?”
我把热牛奶的杯子圈进掌心,却怎样都感觉不到温暖,只有空调单调乏味的响,屋里有些冷。他像是被这个问题问的愣了下,拈着志愿表的手都抖几下正风干笔划最后停滞处的墨迹,再无可更改。
“总要离开生长的地方四处看看。”
我是怎样想的呢?
我所想的是...

 

《未亡人(上)》

『耽美向,兄弟骨科』
loading……100%

【0】
我有个秘密。
我同人私定过终身。

【1】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情形。
那时他九岁,我六岁。

他站在他父亲身边一副乖孩子样儿,怀里抱着厚厚一摞书鼻梁上还架着眼镜,而我则是被母亲提溜着,沾满了汗的衣服还没换下,再多了篮球掉在地上又弹起黏起的灰尘。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兄弟了……”
那时的他们似乎是这么说的,接着是他努力空出一只手,靠过来想要拉住我的——那时的我毫无疑问是将那只手甩开了的,或许还伴着歇斯底里的“我才不是你弟弟”的尖叫声,扯住母亲的裙子就躲进她背后。
但这又有什么用呢,大人们的事情,小孩子的我们终究是不理解也不可能参与其中的。
于是他的父亲和我的母...

 

一只小傻止呀_(:з」∠)_

这里夏止,称呼随意
耽美乙女通吃,日常咸鱼,产出随缘

目前坑底:一人/全职/刀乱
脑洞来了可能写点儿原创,耽美居多

性格慢热,不过脾气还算好
欢迎勾搭w

————————————————————

loading……100%

————————————————————

目前产出汇总:

【刀剑乱舞】
(药婶)《药研存在的本丸》:
『食用说明』   『01』   『02』   『03』   『04』   『05』   『06』   『07』  ...

 
2018/9/3 4  

《药婶 有匪》(番外下)

乙女向 药研x婶
企划文  @Taleland企划

含部分血腥表现注意避雷
婶婶私设为传说中羽人注意避雷
OOC注意避雷
以上WWW

————————————————————

【传言其四】
    第一次见那姑娘时我险些认错了人,止不住对她的脸想起自己已远离家乡的恋人来,她只浑然不知或是明知却不介意,带笑问“船家可渡海?”
    我那时还以为这般际遇不过此生一次,却不想几十年再见,她还是昔时模样,挽着随手的提包走过来就跳进船舱,笑着问,“先生可渡海?”
    只剩她的随从在岸上跳脚,一叠声还喊“格...

 

《药婶 有匪》(番外上)

乙女向 药研x婶
企划文   @Taleland企划

含部分血腥表现注意避雷
婶婶私设为传说中羽人注意避雷
OOC注意避雷
以上WWW

————————————————————

【传言其一】
    光听城门口隔三差五响起的唢呐声就知,近些日子,皇城仰止不怎么太平。
    不过再怎么不太平也总归没平民百姓什么事,该卖蔬食饭菜的卖蔬食饭菜该贩布匹的也贩他的布匹,最多不过是茶馆里说书先生嘴里又多了些演义,被路过的吟游诗人只言片语听过去又不知成了什么传奇,最后被记在话本上——这一出,说的正是这些日子仰止城的事,那人物明明做...

 

《药婶 有匪》(下二)

乙女向 药研x婶
企划文 @Taleland企划

含部分血腥表现注意避雷
婶婶私设为传说中羽人注意避雷
OOC注意避雷
以上WWW

————————————————————

【拾】
    苏言从大袖里摸出包瓜子来咯吱咯吱的嗑,磕了小半捧就觉得有人盯着自己看,怪难受的,得想办法解决了。又拈着颗瓜子思索会儿想明白了,冲一边的小太监挥挥手招了过来,搁自己袖里掏了把瓜子搁进小太监袖里,往皇座上一努嘴,悄声:“给你们官人去。”
    小太监早被殿口的境况吓傻了,这会儿更是畏畏缩缩,被苏言推了好几把才手软脚软的往自己原来的位置走,没几步被皇座上的...

 

《药婶 有匪》(下一)

乙女向 药研x婶
企划文  @Taleland企划

含部分血腥表现注意避雷
婶婶私设为传说中羽人注意避雷
OOC注意避雷
以上www

————————————————————

【柒】
    “君子当不语怪力乱神,自己怪力乱神倒一天都见全了”,药研在心里“呸”了声,继续大不敬的腹诽,“去他妈的圣人。”
    “想骂就骂吧,小公子您别动成不?”月退继续耍着贫嘴,着实是够吊儿郎当,“我这一天都还没吃,您再动,就怕手一松就把您扔下去了~”
    药研被拽着在空中晃的头晕,光听声音只想怼她,再一抬头见月退...

 

《药婶 有匪》(中)

乙女向 药研x婶
企划文  @Taleland企划

含部分血腥表现注意避雷
婶婶私设为传说中羽人注意避雷
OOC注意避雷
以上www

————————————————————

【肆】
    月退有时会做梦,梦的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就是自己嫁人了,花轿比想象中的要大很多,能容得下自己在里面打滚。她掀着帘子想往外瞅,还没探出头就被塞了苹果,三个两个的顺着小窗窗框往里掉,娘亲就笑着讲:“省着点吃啊,拜堂的时候要拿个苹果,别吃完了。”
    她就点着头应啊,弯下腰把没落进怀里的苹果都拾回来,就剩最后一个怎么都找不到,急的眼泪都要出来...

 
2018/8/7 7  

《药婶 有匪》(上)

乙女向 药研x婶
企划文  @Taleland企划

含部分血腥表现注意避雷
婶婶私设为传说中羽人注意避雷
OOC注意避雷
以上www

————————————————————

【零】
    有些故事注定只能落笔于话本,不上高堂,却由吟游诗人传唱四方。

【壹】
    那时药研还是宫中最小的皇子,父皇慈爱母妃温柔,哥哥们担得起守卫一方的重担,姐姐们也窈窕,有时在御花园见了,无不是衣带飘飘移步带香,就连讲授课业的夫子也温文尔雅博学多识,硬是能领着坐都坐不住年纪的小皇子在书房消磨日头,之乎者也还乐在其中。
   ...

 
2018/8/5 9  

《药婶 同道》

趁还没出门还个债  @千雪遥 小可爱的点文
拖了挺久还写的乱七八糟的希望不要嫌弃

想不到名字所以直接拉了月退的来用
私设万叶樱会直接抽取灵力 微量暗堕设定
避雷和OOC自行注意

以上www

————————————————————

【零】
    “请问,可以一直走下去么?”

【一】
    药研第一次遇见那只猫,是在一个雨天的傍晚。
    他瑟缩在墙角破破烂烂的纸箱里,皮毛被雨水打的湿漉漉的,却还两只爪子扒着纸箱边缘,睁不开眼也要努力卯起头看,就像是要和他确认视线——忍不住让人想摸摸它的小脑袋...

 

© ٩(ˊᗜˋ*)و夏止だ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