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所想,言尽于此。
咸鱼抖盐场:https://afdian.net/@akatsuki_is_here

《夏至日的丁达尔效应》

自己给自己的生贺
位置在小甜饼之后 生贺系列的最后一篇
希望新的一岁自己能有能力做更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

乙女向 药研x婶
药研与婶婶已经恋人设定
婶婶有名字注意避雷
ooc注意避雷

————————————————————

处于时间夹缝之中的本丸原本并没有某种名为“时间”的概念,但理论毕竟是理论,怎么也耐不住作为审神者的鹿靡磨叽来磨叽去,在每个部屋的墙上挂了日历按时撕下更换不说,还依着现世的季节换景趣换的不亦乐乎——春要踏青,夏要野炊,秋要赏枫…好容易迎来了个冬天还被从被窝里面拽出来出门打雪仗。像这样一次次折腾下来,硬生生的把一众刀剑付丧神们从不知寒暑变成了每日闲来拿天气聊天还乐在其中的样子,由不得人不拍着大腿说声神奇。付丧神们听了也懒得解释自己究竟是有多无奈了,该干什么的依旧干什么——就那样吧,爱怎样怎样,无所畏惧。

嗯,不过也不得不承认习惯了之后他们对季节的更迭或许也生出了些好感?真是奇妙。

髭切盯着部屋的天花板看了半天,又盯着自家弟弟的头发看了半天,直看的膝丸莫名奇妙感觉到背后有些许凉意——“呐,蜜瓜丸…”

然后隔壁藤四郎家再一次听到了膝丸熟悉的口头禅,一声“阿尼甲”吓得留在部屋里照顾小老虎的五虎退手一抖就把抱在胸前的小老虎摔在了腿上,小老虎的指甲尖尖的出来一些,在大腿上划出几道血痕。五虎退红了眼睛还在安慰懵了的小老虎,被进来取东西的一期一振看到了抱着往手入室去,途中看见院内一众短刀付丧神们以及某把成功混入其中的某大太正玩得不亦乐乎——一期一振送五虎退去了手入室出来,站在廊下数藤四郎们,除药研和五虎退外还少了一个。

是谁呢?

阳光有些刺眼,藤四郎家的兄弟们有些又长得像,一期一振只得眯起眼睛努力认人,最后发现是信浓。还没来得及叹口气或是去寻找,这会儿功夫已经被弟弟们围了起来,你一眼我一语的说着,叽叽喳喳互不相让。

“一期哥是在找信浓哥么?”乱整理着裙角,把背后刚刚捉迷藏时弄乱的蝴蝶结拆开了又系上。

“信浓哥啊…会不会是走丢了?”秋田刚刚提了句就被平野否决了,理由是信浓并不路痴。

“信浓刚好像说去乘凉了”,最后还是厚挠挠头发,“他说怕中暑来着…”

那就放下心来了,一期一振在走道边坐下来,看弟弟们继续玩闹。没多时药研把处理好伤口的五虎退也带了回来,扶扶眼镜叮嘱下次要小心以及小老虎的指甲该剪了一类的又说去找大将就离开了,空气中留着清淡的药草味道,几只小老虎趴的趴躺的躺黏在一期身边,从檐边落下的光正洒在它们身上,将原本白色的柔软毛发染成金色。

药研顺着走道一路走过去。

三日月部屋的门开着,茶香淡淡的飘出来。瞥进去果不其然是两个老人家又在喝茶了,只是一边还躺着只白色的鹤——鹤丸国永抱着自己的本体正睡得香甜,身上盖了薄被免得着凉,被角处金线绣着新月的刀纹。

石切丸依旧做着加持祈祷的仪式,大胁差跪在后面歪着头笑眯眯的看他。

厨房里面烛台切和新来的太鼓钟做着消暑的夏日小食,边上冰着已经熬好的绿豆汤,带着白糖的甜味。

……

就这样转了差不多整整一圈,最后在万叶樱下才好容易找见了鹿靡,在树荫中舒服的瘫成一个“大”字,已是睡得香甜的样子。

嘛…

药研看着眼前任性的人,无奈把已滑到鼻梁一半处的眼镜往上推了推,又凑过去在鹿靡唇上落下一个吻。

“呦,生日快乐,剩下的日子还请多多关照。”

落日的余晖温暖。

评论(2)
热度(19)

© ٩(ˊᗜˋ*)و夏止だ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