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所想,言尽于此。

《Bug(六)》

当时发的时候巴形还在限锻orz现在在补档orz
我也很绝望啊(ノ_ _)ノ

日服巴形和国服号叔同时限锻的脑洞
今日份的咸鱼也没有号叔
不 也没有巴形

————————————————————
其实到目前为止补档已经补完了
emmmm…
不过当时《Bug》剩下的部分已经不多了
又因为莫须有的事情耽误了一段时间
这里就一起发出来一次发完吧

————————————————————

一片狼藉。
狐之助从墙头跳下来和咸鱼婶对视。
“时之政府检测到您的本丸有新的付丧神的气息。”
“锻刀日课,天天有的事情。”
“不,以前是重复的付丧神,这次是新种类的。”
咸鱼婶把刀帐扔给他,抱着手臂等他查阅完就立马送它回家——但这次,狐之助并没像往常一样将那本刀帐翻开。
“来的是新刀,薙刀巴形。”
“他是我的刀,我不允许你们带他走。”

只是巴形终究是走了。
走的时候梅雨景趣的雨依旧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

巴形离开那天咸鱼婶没去送他,倒是巴形拉开了主屋的纸门。
咸鱼婶没戴眼镜摊在地上,眯着眼睛向自家近侍求助,“药研帮我看看那个蓝蓝绿绿的东西是什么好么?”
穿着烛台切西装的药研不吱声,巴形也不吱声,只是从地板上把审神者抱起来放回床上,没有说出那句“如果有什么事请叫我”。

评论
热度(6)

© 夏止_Akats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