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所想,言尽于此。
咸鱼抖盐场:https://afdian.net/@akatsuki_is_here

《Chocolate521》

【五月二十日】
乱从手入室出来的时候正撞上审神者踮起脚尖努力地将挂在走廊墙上的日历撕下一页,身高不够怎么都剩了最靠近固定点的部分撕不干净,又跳着是了几次依旧没成功才终于停了动作气呼呼的往回走。乱不认为审神者会就此放弃,不过倒不是因为她有恒心有毅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什么的,而是因为…她是个强迫症——所以说估计是去找帮手了吧?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溜溜达达的准备回粟田口的房间,路过日历的时候顺路看了眼,上面的月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五月,日期那里则是二十。
“所以说是五月二十日了么?”
乱想着,不知怎么的总感觉这个日期有些莫名其妙的熟稔,却记不清究竟是什么。万叶樱的影子从一边移到另一边,外面的暑气也已经消散的不剩多少,走道上依旧没有再次响起审神者走过的脚步声。“为什么审神者还是没回来呢?”乱有些好奇,但想想兴许是审神者的强迫症治好了呢,翻了个身,仰躺在地板上,继续追没看完的新番。
如果真的是强迫症治好了的话,等药研远征回来一定要和他说说才是。

晚饭的气氛很诡异。
鹤丸一脸伤,审神者一身土。
青江叨叨着“啊呀啊呀被玷污了啊…”这样意味深长的话,歌仙抱怨着“这样一点都不风雅”,喝茶的不止三日月和莺丸了,平野前田在一边忙着给空了的杯子添水,至于次郎则早喝醉了在一边吆喝着要再来一杯。乱看了看身边依旧维持着正坐姿势的一期哥,正想询问究竟是什么情况便被用眼神制止,于是到最后都是一脸茫然。
“走吧,让我给你染上红白!”吃完饭的审神者擦擦嘴,拍着鹤丸的肩膀这样对他说——平野甚至能看到鹤丸瑟缩了下,伴着审神者勾起的唇角作为背景,“手合场见!”
所以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远征早该回来的药研回到粟田口宿舍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半夜了,身上带着的手入室药水味道也比往常浓了不少。熬夜补番的乱翻了个身,换成侧躺的姿势,摘了一边耳机问。
“药研哥,不是远征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么?”
“嘛…很晚了,乱你还不睡么?”药研愣了下,掩饰一般推推眼镜,“熬夜的话明天会有黑眼圈哦~”
乱只想给他翻个白眼。

【五月二十一日】
不错的天气,只是本丸的气氛说不上哪里有些奇怪。
习惯搞鬼的鹤丸一早晨都乖乖待在自己房间里没有出门四处挖坑,厨艺担当的烛台切表示自己今天是很想近厨房,一向记不住自家弟弟名字的髭切难得叫对了膝丸的名字,路过左文字们房间门口的时候竟然看见他们还算不是不高兴的样子…总而言之,如果不是三日月和莺丸依旧在晒太阳喝茶,藤四郎们几乎要以为本丸要毁灭了。
刚刚祛完邪从石切丸房间晃悠出来的青江居然正经了不少,说着今天可是用巧克力向喜欢的人表白心迹的日子,末了意味深长的一笑…啊,青江先生对不起,你刚刚到底哪里正经了?藤四郎们纷纷表示自己大概是长了假眼睛——连侦查值都是假的。
“所以说,主公大人的巧克力…会送给谁呢?”

一整个早晨都没有见到审神者的身影,如果不是走廊的日历的的确确被又撕下了一页显露出“五月二十一日”的字样而且贴近固定点的部分依旧没有撕干净的话,简直要怀疑审神者是不是从本丸人间蒸发了。小老虎们也不知怎么的突然不安分起来,闹腾着去扑挂着的日历,在上面留了几道爪痕,急的五虎退快要哭出来而被秋田揉着头发安慰。
“日历…不太对…”
一向少言的骨喰盯着日历看了很久,凭着恰比审神者高一些的身高,踮起脚就把日历最前面的一张撕了下来。一边的平野和前田立刻一左一右凑上去,却是盯着被撕下来的一页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还是鲶尾从骨喰身后凑过来,把那张薄纸戳了戳,“我赌十桶马粪…”
话没说完骨喰已然转身向歌仙房间的方向去了。
中途撞上正从手入室出来的药研,推推眼镜看看那张纸表示自己也看不懂写的究竟是什么就加入了藤四郎们的队伍,一起在走道上往过晃悠。
歌仙果然说出了那句“不风雅”,连带着抱怨“主上真应该好好学学如何写字不然这字出了本丸绝对是一大笑柄”一类的滔滔不绝,听得厚都困得悄悄打了个哈欠。听着外面传来的声音像出阵的人回来了,于赶着回手入室的药研单刀直入——“大将写的什么?”
“哦,主上只是说她中午回来。”

第一个收到巧克力的是守在本丸门口的青江,审神者见他站在本丸门口的时候着实愣了下,之后扔给他一盒巧克力站着等他开门。
在青江之后收到巧克力的则是小短刀们,听着他们笑闹的声音找过去的话,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平野,前田,秋田,厚,未及回头乱已经拍上了肩膀嗔怪着怎么没有自己的份,于是本来要递到手上的巧克力就直接被喂到了嘴里。五虎退生性腼腆半天不敢凑过来不说反而远远退到了一边,于是干脆追过去二话不说直接塞到他怀里,顺手给几只小老虎也各发了一块——虽然全由五虎退抱着就是。想着小夜应该又是在柿子树那里就往过走,路上撞见田当番的今剑岩融,小天狗从岩融肩膀上跳下来就往怀里撞,惊的审神者赶忙伸手去接生怕他摔了,岩融则笑的开心——于是三条家的巧克力们一次就被全部顺走了。不用走近柿子树就看到左文字一家在树下长着,气压低的柿子树都要哭出来,赶紧用巧克力投喂了缓和一下气氛——虽然依旧是不怎么高兴的样子,宗三还在说着“所以说果然还是笼中鸟啊…”
之后是监护人依旧没来的来派,爱染接过递来的巧克力吵嚷着下次要和审神者一起去集会买好吃的,个子小小的萤丸扭过头爱染却因为短裤被丢了眼镜什么都看不清的审神者投喂了一份“短刀专属”巧克力——但看在味道还不错的份上还是决定不抗议了。
“粟田口们、今剑、小夜、爱染…”审神者看着手中剩下的一份巧克力犯了难,“还差谁呢?”
说来也巧,太鼓钟贞宗正好抱着刚摘下来的蔬菜路过准备去做饭,见到审神者刚下意识问了句“晚上想吃什么”两块巧克力就插在了嫩绿菜叶之间,然后听着她说“另一份麻烦小贞帮忙带给光忠啦!”
短刀们之后是胁差,再之后是打刀和太刀们和枪。
岩融的份已经被小今剑带走,最后去大太们那里时手里就剩两份了,次郎喝的不省人事,收巧克力的事情就由身为哥哥的太郎代劳了。

“已经这么晚了怎么还吃呢?”看着明明已经到了睡觉时间自家弟弟们依旧抱着糖果吃个不停,药研扶扶眼镜,“会长虫牙的哦,还有五虎退你的小老虎也是的哦~”
“因为是主公给的”,五虎退解释着接过药研递来的小老虎抱在怀中,“药研哥哥没有么?”
“嘛…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掩饰尴尬一样的拉拉手套,“吃完了记得刷了牙再睡觉喔,今天的近侍是我,时间不早我先过去了。一期哥?”
“我会监督他们的,药研晚安!”
一期一振笑眯眯,顺路又咬下一角巧克力,又看了眼时间,药研揉揉太阳穴。
“一期哥你也是!刷牙!”
“说不定是因为药研今天近侍主公才没给发巧克力吧?”乱插进来一句,厚立刻接嘴,“不过话说大将今天给萤丸的巧克力和给我们的巧克力一样…大概是把他认成了短刀?”鲶尾拉着骨喰开局子,“我和骨喰赌十桶马粪,主上不带眼镜的时候不认人!”平野喝下一口茶,前田努力咽下刚塞到嘴里的茶点,异口同声,“主公似乎还问过我和平野(前田)谁是谁…”
“唔,那我大概是被认成了太刀吧!”药研终于憋不住笑了,假装认真的打趣,结果居然得到了包括一期一振在内的粟田口们的一致赞同,也是很无奈,所以最后还是解释了下,“我不喜欢甜食。”
合上门之后药研扶了下眼镜撇嘴,自语一般的:“但是是大家都有的巧克力啊,怎么可能不在意…”

审神者房间的灯还亮着,药研推门进去,审神者盯着屏幕上一行行滚过的代码抱了包薯片咯吱咯吱吃个不停,签完的文件乱七八糟的散在地板上——药研早习惯了这样的情形,认命一般收拾起来,期间还拾到了几张做巧克力的菜谱。
但是直到秒针与时针分针相互重合指向“12”的位置,五月二十一日完全过去,药研都没有收到审神者的巧克力。

【五月二十二日】
有些烦闷啊…
药研出了本丸的门去三条大桥遛弯,结果连城管都不上班,一圈下来心情反而更糟糕了——
说来也是有些可笑啊…
自己生活中本就不像兄弟们那样招人喜欢或是懂得风雅之事,原本擅长的战场上现在更是…已经在三条大桥上转了好久都没能把大将心心念念的萤丸和爱染的兄长带回来不说,做刀装也少有几个是金的——以至于为了不让他们晚上光着去三条大桥上遛弯大将只得把已经毕业的萤丸拖回来做刀装…然后对着隔壁家婶婶想要什么就搓什么的青江流口水…
真是烦躁。

从三条大桥往回走时已经是深夜。
远远看去本丸一片暗色,果然已熄灯了,这样看来大概门也锁了。把自己的本体在手中转来转去,药研叹了口气决定翻墙进去,顺着本丸的围墙想找个容易出手的地方——结果绕了一圈都没找到,反而在出发点的另一边找见了抱着灯笼睡得迷迷糊糊的审神者,想来刚刚这里应该是视觉盲区。
“药…研?”
凭着残留的意识认出面前的人,审神者想要站起却因为蹲的太久腿酸的原因向着地上摔去,幸好被药研眼疾手快的接在怀中。
“你的…”看也不看的给药研怀里塞了个盒子,审神者站起来拉着他就往回走,药研语塞,“这是…”
“巧克力。”
一路无言。

药研没有回粟田口的房间,反而是拉着审神者一路去了手入室。
“手伸出来。”
药研点亮手入室的灯,转身去柜子里找消毒用的药水。
“啊,这,没…没什么…”
审神者辩解着,挪动脚步迈开腿就想跑——但是她忽略了自己机动并不比祛邪消灾的大太刀到多少的事实,直到被药研咚在了墙上。紧握的手被掰开,露出被划伤的痕迹和亮晶晶的水泡,审神者有些吃痛的哼出一声。
“药研…我错了…”
“划伤是?”
“切巧克力的时候划到了…”
“水泡是?”
“煮咖啡的时候烫了…”
“能把手上弄出淤青,大将你也是很厉害哦!”
“抱歉,撞门上了…”
药研表示很怀疑自家大将是不是长了个假脑子。

“药研…”“大将?”
“我没忘你的巧克力…”“嗯。”
“你的巧克力是五月二十二日的,还好现在没过十二点…”“嗯。”
“药研搓不出金刀装什么的,没关系啊…”
“药研没有带回来懒癌什么的,也没关系啊…”
“药研开心就好了,我一直这样觉得。”

“药研…”
“大将?”
“和你说过么,在现世我是计算机专业的,校区在山里。”
“那里啊,不论是清晨的薄雾,黄昏的晚霞,还是晚上的星星…”
“都很漂亮…”

药研表示巧克力是咖啡味的不是很甜,比较符合口味。
本丸众人表示——“药研,咱们吃的大概不是同一种东西。”

【tips】
送药研的巧克力是审神者亲手做的。
送众人巧克力的原因大概类似于“义理チョコ”。
十六进制中的“522”在十进制中是“1314”。
对于“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的理解包括但不限于“今晚月色真美”与“月色”本身。

审神者为什么一个下午没出现?因为掉进了坑里。
姥爷为什么一脸伤?因为坑是他挖的。
药研身上为什么有手入室的药水味?因为和鹤球手合的是他。

打得过么?
自家本丸短刀练度高于胁差远高于其他刀种…
粟田口们表示三条大桥走多了自己也很无奈。
而且药总还毕业了——也就是说,其实完全可以横着走。

搓蛋捞刀什么的…药研你开心就好,真的。【捂脸】

药研,喜欢。

评论
热度(11)

© ٩(ˊᗜˋ*)و夏止だ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