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所想,言尽于此。
咸鱼抖盐场:https://afdian.net/@akatsuki_is_here

药研存在的本丸 战力扩充特别篇

《药研存在的本丸》战力扩充特别篇
专门写给自家药研www
食用说明和正篇一样见前文

从最后一个沟点感觉到了药总的爱QAQ
突然发疯继续发疯依旧发疯~

结尾有相关《药研不在的本丸》药研出门修行的糖渣(?)
感兴趣的话戳主页看前文www

以上

————————————————————

婶趴在地板上一脸绝望。
这种情状况一直持续到作为近侍的药研推门而入才有所改观——婶翻了个身,以与一条咸鱼别无二致的方式仰面摊在了地板上——其实就是换了个姿势,别的并没有改变什么。
“大将,这次又是怎么了,这么颓?”
将揉成一团的公文从墙角拾回来,少年付丧神在婶旁边坐下,伸手揉乱了她头发又梳理整齐,这才从边缘开始展开,想看看这次时之政府的公文究竟又是些什么东西。
“药研别看啦,直接给你说不就好了”,瘫着的婶从地板上爬起来,挪动过几十厘米的距离,枕在自家近侍腿上,“大概就是,时之政府又开新活动了。”

是的,时之政府又开新活动了。
然后,这次的活动又是战力扩充。
对了,又有全图踏破的任务。

药研想起来上次胁差付丧神们被盯着沟图的情形,默默在心里为他们烧了一炷香,然后婶拍拍他的肩膀——“加油!”
药研被拍的突然懵了,然后听见婶在他耳边开口——“这次,麻烦你们了。”

是的,真的可以说是一个坏消息,这次战力扩充活动的主力,变成了他们这些修行回来的短刀们。胁差付丧神们已经相约出门去万屋吃火锅庆祝了,他们还在战力扩充的活动地图里面转转转——真是,光是想想就要哭出来。
药研有些无力的扶扶额角,看着今剑将骰子扔出去,最上面的字又一次是“寅”。走在旁边的婶晃晃悠悠的,头一低,撞在他肩膀上,再一抬就要继续往下摔,还好自己眼疾手快的扶住了。
“又是‘寅’啊…”婶趴在药研背上,双手从药研颈边绕过在前面扣住,呼吸就落在他耳边,“什么时候才能进去啊,好困,你们也累了吧…”
“那就回去吧?”药研被呼吸弄得痒痒的,声音中带了些笑意,“真害怕大将一会儿摊在路上!”
“不会的,那还要药研背我回去”,婶揉揉眼睛,偏头亲了下药研额角,“药研已经很累了。”
“可是大将现在就在我背上啊…”
药研开玩笑的回应,感觉自己手软脚软的婶语塞,安静的靠回他背上。
大家依旧在活动地图里面扔着骰子转来转去,药研听着背后的呼吸声由不均匀逐渐变为均匀,调整了下用力的角度,悄悄将背后向下滑了些的人又向上背了些。

不注意睡着的人并没有睡很久,大概就是在他们下一次与时间溯行军交锋结束,新掉落的髭切显形的时候就醒了,跟着髭切说完了显形的台词,趴在药研耳边开口——“药研,你带一次队好么?”
“可大将不是说要陪着今剑提高一些练度么?”
“想回家…”半梦半醒的人说话的语音要比平常更软些,半含在嘴里软软糯糯的,“想着如果药研也没进去的话就回去…”
“大将也真是的…”药研叹出口气将背后的人放在地图门口,亲亲她额头,“就在这里等我们回来。”

十分钟后,一队付丧神们跑着回来了,为首的药研提着一份幕内便当。
“回家回家回家!”
药研觉得自家大将几乎要跳起来了,有些好笑的跟着她走进传送阵,拉住她的手免得一会儿再走丢或是晕倒什么的。

“不过,应该也没什么吧?”
他勾起唇角,看靠在他肩膀上的婶闭着眼,呼吸均匀,睫毛小幅度的颤动。
主屋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不知道明石是不是被阿萤拎起来的,难得的不是懒洋洋没干劲的关西腔说着“要好好回来”。
“爱染回来了就一起去庙会吧”,光是听着声音都能想象出来小个子的大太刀亮闪闪的眼睛了,“应该还有亮闪闪的萤火虫,主公大人会答应的!”
“真是…很温馨呢…”
药研想起今剑走时岩融的默默守候,想起一期哥送弟弟们出门修行时说的期待与责任,最后想起自己离开时那句毫不直率的想念。
“晚安,大将”,他撑起身子伸手拨开熟睡的人垂在额前的碎发亲吻她额头,“一夜好梦。”

————————————————————

【小剧场】
药研:所以说,大将当时专门早起送我出门修行究竟是怎么想的?
婶:早点送的话,起床看不见你的天数就能少一天…
药研:可是我回来的时候大将是在门口等着的啊?
婶:然后又想了想,比起懒觉,更想早些见到你…想做第一个见到修行回来后的药研的人(//w//)

评论
热度(23)

© ٩(ˊᗜˋ*)و夏止だ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