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所想,言尽于此。

冬日小甜饼

乙女向 药研x婶
“往复书”tag下《药研存在的本丸》的药研和婶

微三日鹤及微明一期请自行避雷
婶婶有名字注意避雷
OOC注意避雷

以上www

————————————————————

今年的冬天似乎来得的确早了些。
明明看日历还是属于“秋天”的日期,温度却已确实的属于冬日了,哪怕是逆着时节将景趣换成最热的夏日还是不足以抵挡透进的寒意,于是本存着的“用夏景熬过冬日”的小小心思也随着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稍微折腾几日,月退就甚是乖巧的给本丸换上了冬季景趣,连带着裹上厚厚衣服化身一个球。
于是药研有时便会将双手伸在她胳膊下了,藏在厚重衣物的皱褶下小幅度玩闹着像是戳一只大福似的戳她,直到带着手套的手被另一只带着手套的手握住,被附上一个亲吻,分开时有尖尖的小虎牙恶作剧般滑过唇角。
眼前是呼出的白色雾气,再隔着雾气看过去,院中是同样白茫茫的积雪。
“真的冬天了啊…”
只有这个时候才会想起这样后知后觉的感慨。

这就冬天了。

平日就难以叫醒的人更难叫醒了,好不容易从卷成团子的被褥里面把人半是拽半是揪的刨了出来,只一个没盯住就极有可能因为怕冷又钻了回去,说着“好冷好冷暖和一下”,本着“就躺五分钟”的心情一睡再睡过了几个小时,起来直接吃午饭。
每次这样的情况出现,药研再去叫她起床时总会有种莫名的无奈,显现在表面上的话,就是稍微不那么好的心情——偏偏半梦半醒的某人别的不行就单是对情绪的感知敏锐到可怕,药研一靠近就迷迷糊糊的撑起身子往他那边靠,化身睡不醒的腿部挂件。只是这位的体质本来就不好,药研害怕她大冷天的着了凉再感冒,只能把她从自己腿上扒拉下来,不情不愿的把她再塞回被窝,又转身去给暖水袋充电。
直等到暖水袋终于充好,断了电包上毛茸茸的外罩,塞进被窝里蜷缩睡着的人怀里,等她搂好了暖水袋才把人拽出来——某次主屋的门忘记关严还留了一半,正好路过的鹤丸探头进来,围观了全程之后表示“这分明就是光忠下饺子的操作,我读书少你别骗我!”——结果被正好清醒过来的月退听见了,追着他满院跑追了一个多星期,最后还是三日月出面才算解决了这事。

不过大概是留下的心理阴影真的太深了,之后的半个月鹤丸远远看见月退就下意识绕着走,有几次甚至掉进了自己的雪坑里,爬上来时一身的雪粒。
后来天越来越来冷,月退的赖床次数随着温度的降低指数型增长,于是药研也跟着学聪明了,每天起来了先去把热水袋充上电,等换好了自己的衣服,把暖水袋往月退怀里一塞,盯着她好好换了衣服,顺路就拽着吃早饭去了——听起来似乎有些像温泉蛋的做法?
药研想着想着不自觉“噗嗤”一声笑出来,引得正在换衣服的月退扭头往这边看了过来,叼着根不知道从哪里刚顺来的棒棒糖,还带着鼻音的吐字含糊。
“药在笑什么…?”
药研起初是没回答的,打着迷糊眼过去了,后来实在挜不过她一遍遍的问,才如实道来了。结果叼着棒棒糖的人把糖球从左颊换到右颊再换到左颊的玩了几个来回,很认真思索过似的抛出打破智商下限的回答——“我觉得温泉蛋比我好吃?”
“大将最好吃。”
药研面不改色心不跳,甚至还顺手帮她把背后的扣子扣上了。

第二天月退收到了来自青江的投诉信与采购申请——女鬼小姐姐说甜得发腻实在牙疼,需要牙膏,不给经费就举报。
“突然想到了‘不给糖就捣乱’?不过似乎也的确到万圣节了…”
月退将装小判的袋子交给青江时说了句,等后来青江去万屋买牙膏的时候把袋子一拆开,硬生生在小判之间摸出来几颗糖,差点被万屋老板当做想用假币赶出去。
突然哭笑不得的感觉是闹哪样?
不过说起来,女鬼小姐姐似乎还挺喜欢那些糖果的口味 ?

学校依旧在上课,月退也依旧不能长久的待在本丸,只能在一日课程结束的空闲或是没有课程安排时抽空回来看看。
日常课程并没有减少,只不过事情总归是比刚开学时少了不少,回来的时间因此会早些。再少有回来时全本丸都睡了的情况,有时路上跑的快了,回来甚至能赶上一期给弟弟们讲睡前故事,跟着蹭过睡前故事再和鹤丸搞完明日份的事才被药研拖去睡觉。
不过最喜欢的依旧是没有课程安排的时候,这样的日子中可以一整天都赖在本丸,早晨被默许着睡到自然醒了才拉开主屋的门,先是赖去手入室看药研忙忙碌碌,再是因为进进出出多少妨碍着而被推出来,抱着暖水袋缩在走廊上晒太阳——目光依旧软软的粘在他身上。
有时还会撞见同样出来晒太阳喝茶的几位爷爷辈太刀,地方都不带挪动的眯眼伸出手去,回来的时候就多了一串三色团子,或是其他好吃的茶点也有可能。
不过更常见的还是粟田口家的孩子们,吵吵嚷嚷着拥过来,远远指了庭中新堆起的雪人缠着她看,然后被一人一颗糖的喂进了嘴里,再接过一期端来的姜汁可乐小口小口的喝掉暖身子,靠着月退打瞌睡——于是裹得严严实实的月退团子就会把最外面一层皮打开了,毛绒绒还带着体温的披风把周围的藤四郎们再往一起拢拢,上上下下的包起来,一点都不让露在外面,反而是把自己晾了些出来,风一吹前胸凉凉的。
目光偶然路经她衣物包裹下腹部的隆起,端着空盘子的一期短暂愣住,把盘子放到旁边,解了肩侧的披风下来微笑着盖在她身前,再夹着盘子路过手入室的时候感觉心情有些复杂。
“药研你动作是不是也太快了?”
“哈?”
然而接受到自家兄长目光的药研尚且没反应过是什么事,手术剪刀挂在指间一脸懵逼,甚至让试药的陆奥守抓住机会逃脱了,啧。

一般来说到了下午两三点的时候药研就该从手入室里面出来了,恰好月退午睡也该醒了,就一起溜出本丸去万屋那里逛。
每次都会错过这两位私奔的烛台切后来摸到了规律,直接拿着写好的购物清单守在门口围堵,顺路附赠几个叠好的塑料袋,贴心的实践低碳环保从我做起。
过了烛台切这关再就是几位爷爷辈的太刀了,总是猜不对究竟是谁带着清单来的月退于是每次都多少有些惊讶,于是就会是药研接过清单去,打开瞟一眼,看又是各种各样的茶点,估计着是几个大食盒的量。
一般只过了这两关就能出门了,这次再多出不知为什么守在门口的一期,红着张脸捏住清单说不出话来。
“一期尼,是弟弟们怎么了么?”
“如果是一般的糖果什么的不用说都会带回来的,不用担心~”
停息的鸟儿被惊起了,拍打着翅膀离开,只剩下枝上积聚的雪落下来掉在头顶。几个人察觉了赶忙甩甩头弄掉,却还是被体温融化了些变作发间湿润。
“是,是明石殿的仙贝和波子汽水还有别的一些东西…”肩侧的披风还没戴上,一期整个人却已几乎要冒烟,说不到一半就跑了,只剩尾音在风中晃晃悠悠的提醒着,“请,请主殿不要忘了!”
只剩了站在药研身边的月退捏着一期丢来的清单站在雪地里,一脸茫然。
(突然害怕.jpg)

像是这样的小波折过去,等终于到了万屋,烤红薯的摊位前早就排满了人——是那种从东边排到西边拐了个弯又从西边排到东边的排满了人,再说的通俗些,就是挨挨挤挤全是人,害怕…
换做别的时候月退估计是早就怂了,但这次既然事关于吃就大概是个例外,于是她从药研口袋里面把手抽了出来,攥成拳头在他眼前晃晃。
“来猜拳啦~”
天气是在是有些冷,伴随着话语而生的白色雾气在眼前晃荡了好一会儿才散去,觉得应该散干净了才发现眼镜上还细细密密的留着一层,不留心看不见。想她手这样露在外面大概怪冷的,药研便也把手从口袋里面抽了出来,将她的手包在里面。
“今天要带回去的东西有些多,我去买就好,大将留在这里排队吧…”
结果药研的话自然是没有被听进去,被握住了一只手的人把另一只手也从口袋里抽了出来,不依不饶的缠着要猜拳决定。药研早就忘记怎么赢她了,自然的被抢去了买东西的活计,只能无奈的摇头目送她一路跑进货架间不见影子——不过反正还会回来的,药研并没有太多担心,倒是一边跟着人流前进了些一边无意识舔去了片刻前的亲吻留在唇上的香草味唇膏。
排队不知道排了多久,最后站在摊位前的时候烤红薯就剩了一个半,他犹豫了下叫店主都包上了,提着两个袋子从队伍间挤出去正碰上月退拎着买好的东西出来咸鱼瘫在一边的长椅上念叨“下次再不要进去买东西了”。药研于是也自然而然的接上句“早就和你说过了我去”再拿勺子从刚刚买的那半个红薯中挖了一勺递到她嘴边,见一口吞下那勺红薯的人有些费力的咽下了就开始解释说是害怕他太辛苦,又一勺红薯堵了嘴——被堵怕了的月退赶忙自己接过了红薯挖着吃,药研于是也开始吃自己的那只。
“看起来又是正好卖完了啊…药研你的红薯好瘦!”
“正好我不是很喜欢吃甜的,没关系。”
“行行行,你就每次都这样”,挖着那半个圆滚滚红薯的月退嘟嘴抱怨,左研究右研究挖了中间最甜的一勺递过去,“太甜了,我不喜欢,交给药研了!”
这话药研自是不信的,但勺子就抵在嘴边,月退眼也不眨的盯着,估摸不吃不行就也只能顺着她的意思吃掉,温暖的甜从口腔一路熨烫过食道再到肠胃,一路过去心都暖起来,便连带着撩起额发亲亲她额头。
“那说好了,下次我进去买东西。”

这样就又往回走,到了本丸一般会是烛台切开门顺路催着吃饭,见两个人饭量比起平常都小了些就知道定是又在万屋买吃的开小灶了却也不点破,只笑眯眯问有没有带回清单上的食材,顺路又熬过清淡消食的汤。
被食材的事情提醒着连带想起爷爷辈太刀们的茶点,匆匆吃过些月退就准备拎着食盒晃荡去鹤球他们屋,胳膊底下还夹着明石的仙贝和波子汽水,临走前把一期交代的东西递给药研时脸上满是纠结。
“大将这是怎么了?”
“呃,那个,药研”,月退低着头将衣角绞来绞去,“你要不要和一期哥说一下,明石他只是吃胖了而已?再者,现在大阪城没开放也带不回毛利啊…”
直听的药研抱着那堆东西愣在原地一脸懵逼——“一期哥到底让大将带了什么?”

药研给一期送完东西再听完他的说教出来已经差不多是半夜了,想着这会儿手入室应该也没什么事情了就溜溜达达直接回主屋,灯明明开着推开门却一个人影都没有——也是奇了怪了。
被炉的桌子上还有几个橘子,他摸来一个剥开准备吃,带着暖意的人体从被子下面贴在了他腿上,跟着两只手伸出来环住他的腰——“想吃橘子…”这下不用想都知道是谁了,药研双手并用的把还带着睡意的人从被子里面拽了出来揽在怀里坐下,在手中暖热了橘瓣才喂进她嘴里。吃进了橘子的人清醒过来些却也没醒的完全,只搂着他脖子继续赖着。
“大将不是去鹤那里了么?往常都要待到睡前,怎么今天回来的这么早?”
“嘛,鹤不知怎么的今天偏要把我赶回来,还说是身体要紧”,月退就着他的手再叼过一瓣橘子,一仰头让它落进了嘴里,慢悠悠吸着酸甜的汁液,“真不知怎么之夜黑风高搞事的时候没这么贴心…”
“说不定是良心发现?”药研又剥了一只橘子,“毕竟大将的体质一直都没怎么好过,上次感冒了过了好一段时间才好…”
“不不不,关键是今天见到的人都在和我叨叨,就很奇怪”,月退从一边的柜子里摸出两根棒棒糖,往药研嘴里塞了一支开始扳着指头数,“要三日月就不说了,莺也有问到,就连江雪和珠子他们都在和我说注意休息…明石更过分,直接站起来把我硬生生塞了回来!他居然站了起来!”
“等等大将你这个关注点不对?!”药研的脸因为憋笑辛苦而有些酸痛,“我明天会和他们解释的。”
“单纯就是很气啦~不知道他们究竟误会了什么…也不和我说?”
依旧没意识误会点究竟在哪里的月退开始咬棒棒糖的棍,结果被药研捏着脸把棍拽了出来,顺路揉揉头发拍拍后背撸猫似的安慰,没一会儿就被撸的整个人都赖去了他身上——暖房橘子与爱人,一片岁月静好模样。

时间已晚了,推开纸窗看出去,其他付丧神所在部屋也多已熄了灯,本丸中剩余的光亮因此寥寥无几,唯有看向天空是漫天星河。
这样一来似乎是该睡了,虽然并不很晚不过也好,睡的早些便有了多些的理由赖在恋人怀里,哪怕等一梦醒转便要分别忙碌,今时今刻能多赖些也总是好的。
就像日历上属于秋天的日期终会变成属于冬天的日期,日夜轮换季节更迭,这样走下去似乎便是永远。

这就冬天了。

————————————————————

【小剧场】
一期(正坐):鹤丸殿,我有一个请求。
鹤(懵):一期你…
一期(严肃):我们粟田口似乎要添人口了…所以能不能请您…?
鹤(摆手):明白的明白的,不会恶作剧啦~
一期(正色):我的意思是,能不能麻烦鹤丸殿不要带着主殿整日搞事了,毕竟主殿身体要紧。
鹤(懵):???
三日月(微笑):哈哈哈,鹤没听懂么?一期啊,是在说要添人口了,甚好甚好。

【——于是一期究竟让带了什么?】
【——婴儿用品们。】

————————————————————

【冷到发疯.jpg】
【假装是万圣节的糖(buni】

评论(11)
热度(32)

© 夏止_Akats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