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所想,言尽于此。

《药婶 默》

@方心_ 宝贝儿的点文

乙女向 药研x婶 现paro
婶婶有名字注意避雷
OOC注意避雷

年龄操作17岁药研x24岁婶婶
显性BE十分抱歉还请谨慎食用

以上orz

————————————————————
一>
    药研第一次见到月退是在学校背后的小巷。

    那时他刚解决掉一个难缠的目标,离开时不注意被两个小杂碎跟上了,想甩开却苦于不熟悉所在区域的地形道路。他当时揣度着查导航是没有什么作用了,时间也来不及,索性净捡着小路往里转,最后就转到了那里,趁没人没监控解决了。
    他拍拍手又踢了塞得满满当当的垃圾桶一脚正准备走,身后脚步声传来,又是两个混混从身后过来,身前转角转出的女孩背个双肩包,上面穿着件浅灰色风衣下面还露着腿,跑的气喘吁吁,后面也是跟着两个混混。
药研本不是什么太善心的人,但女孩的表情实在太无辜,扶墙弯腰努力喘气的时候像极某种毛茸茸的小动物,纯良而无害——他觉得她只是被自己牵扯进来的普通人,干脆把从刚刚两个人身上搜刮来的甩棍拉开挡在她前面,几下收拾掉那几个混混,一并塞满了三两个垃圾桶还不忘盖盖。
    结果转头想安慰时看到女孩抹去眼泪笑起来,像只小狐狸。
    “真是多谢了”,她眯着眼睛,光落在脸上给瞳孔带上淡淡的粉,雾气升腾,让人想起草莓味儿的火烧云和棉花糖,“我请你吃饭吧,想吃什么?”

    说着请吃饭的人显然平日就经常浪荡于周边,背街小巷穿来穿去也不见迷茫,最后找了个店面猫进去,菜单也不看招呼着老板说要两份馄饨。
    “一份不要葱姜蒜和香菜,另一份…哎,你有什么忌口么?”
    “没…”
    药研无奈答了,习惯性四处打量着不大的馆子,看常年的油烟在天花板上熏染出的昏黄颜色。贴在墙上的画报也是经历了不少,不少都看得出曾经翘起的痕迹,新的透明胶带又把它们贴回去——店里处处沉淀着时光,给人莫名其妙的“安全”感觉——虽然明明不怎么安全。
    女孩显然不知他此时的思量,答过老板的话说另一份正常就抽出手机回消息,点来点去又收回去,从桶里抽出四根筷子来递给药研一双。
    “这家的馄饨是这附近最好吃的”,她把筷子夹在手指间撑着头和药研说话,“虽然店面是小了点…”
    “嗯,是,看的出来很干净。”
    药研点点头应付过,也把自己手机从口袋里找出来,输入一个号码拨过去,没一会儿对面传来嘟嘟的忙音。他还想再试一试,馄饨就端上来了,老奶奶慈眉善目言语温软劝着快吃,转头又去帮老伴调响着电流声音的收音机。
    他在吃完馄饨后同女孩道别,女孩向他招手说谢谢,扭头和老奶奶说再来一碗多加榨菜。

    十足的世俗味儿,药研最后在转角站了几秒再看黄昏暮光中的馆子,将忙音的号码再次播响。
    他该回家了。


二>
    药研第二次见到月退是在街道拐角的自动贩卖机。

    这次接的是跟踪的任务,他站在贩卖机跟前等不远处的目标打完电话继续走,结果把饮料上上下下看了几遍目标还是在打电话,还左顾右盼的往这边靠。
    他怀疑是自己暴露了,想自己也是命背,这次出来竟也没带个什么趁手的武器,在心里骂了声“操”拉低了帽檐想走,目标却是提高了速度往这边跑来,右手伸进口袋握紧了什么,看起来有些像枪的轮廓。
没有武器又退无可退,那就只能肉搏了。
    心跳加快,血液倒流,药研盯紧自己的目标只待先发制人…然后就被拍了肩膀。
    “还没选好么?”背后传来的声音柔软,“介意让我先买一下么,一会儿还要回去学校…”
    “好的我马上。”
    他从口袋掏钱,挑了一张看也没看面值就塞进去,脑子里全是接下来如何对策,就连按键都是随便。贩卖机不随便的吐了一个盒子出来,“滴滴”叫了两声提示下一位顾客。药研把那盒子拾起来后退两步,后腰就被顶上一个硬邦邦的物件,左手腕也被扯往一个奇怪的角度无法挣脱——的确是个奇怪的动作,但在外人看来亲密无间。
    那人这样挟着他要走,贩卖机掉了一罐饮料下来,叮铃咣当砸出一连串声响,之后是女孩的询问声——“同学,可以麻烦帮忙开下瓶盖么?”

    有时唯有“巧合”才能给发生的事做一个解释,即便并不令人信服。
    挟持的人不想把事情闹大,居然真的放开药研手腕让他去拧瓶盖了——然而这还不是最戏剧的——药研拧完瓶盖后就被女孩拽住了胸卡。
    “同学,这个时候学校应该在上课,你专门跑出来买避孕套?”眯起眼的女孩像只狐狸,说完药研又转眼看向手仍藏在口袋的人,语气十足的嘲讽,“再一节课就放学了,先生您就这么急着和小男友卿卿我我?”

    于是,半个小时之后,药研苦逼兮兮的蹲在教务处写检查,五千字,手疼脑子疼。
    他甩了甩酸痛的手,趁没人把刚刚震动了一下的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解开锁屏是一条名为“巢”的联系人发来的信息——“目标极度危险,S家已减员三人,任务取消。目前安否,速回。”
    “家里人担心的话就打个电话回去吧”,教务处主任不知什么时候就悄无声息的从办公室门口瞬移到了他身后,“你们这些孩子,就不知让家人少担心些…”
    药研眼皮跳了跳,按下通话键一个电话打过去。
    “喂,哥啊,我在学校教导处,对…要不你过来接我回去?”

    药研看了看教导主任的办公桌,那盒避孕套还压在一堆档案本上。
    药研又数了数自己五千字及以上的检查,还差两千字。
    他感觉自己脑仁儿有些疼。


三>
    药研第三次见到月退是在差不多隔过一个街区的便利店。

    柜台前的结账队伍排的七扭八扭又漫长,他跟在末尾等着结账,余光不期然捕捉到一个熟悉背影。
    依旧是风衣,扣子也还是没有扣起,见不到丝毫对于冬季天气的尊重。白色束腰衬衫,高腰半裙把腰线整个勾勒出来,前短后长款式的裙子前端堪堪遮住膝盖,露出一双长腿,再底下是一双带跟长靴。药研拍拍她肩膀想打个招呼,不知是不是因为平时走路的习惯,她动作幅度有些大,裙摆的薄纱跟着晃起来,搭上无辜的脸简直一击致命。
    “什么事情么?”
    可能是受凉了,她的声音比前几次见时似乎哑了些,却不难听,反因为鼻音变得更软糯些。眼角被室内热气蒸腾出些许红影,她再揉揉,就真的染上了红晕。
    “我和您见过很多次了,您是生活在这附近吗?”还真是拙劣的搭讪,药研在心里嘲笑自己,无奈耸肩,“上次是在学校。”
    “不太记得了…实在抱歉啊”,队伍向前,后面的人在催促,月退付着钱答他的话,把牛奶都塞进袋子里,连带着火腿肠一起,“我在这方面有些缺陷。”

    便利店出去转过街角,在电线杆旁边有只纸箱,里面有只猫。
    药研前几日执行任务的时候偶然注意到,想着不就就会有人拾走,结果这次来帮家里买东西它还在那里。他在定下来的购物清单上增加了牛奶和肉的类目,拎着出来了,看见有人蹲在那儿——还很熟悉。猫咪在她掌心蹭蹭脑袋,躺回去用肚子对着她,一派和谐。
    “先生也在看这只猫么?”
    给猫挠肚子的人抱起猫送到她面前,背后的阳光被反射到脸上,药研注意到她腕上手链吊坠刻着“月退”。
    “月退?”
    “嗯?”逗猫的人一愣,盯着他的脸又踌躇,尴尬的蒙上一层红,“原来你认识我啊…”
    “感觉猫和你很配”,药研笑,把装着牛奶和肉的塑料袋递给她,“带它回家吧。”

    药研站起来拍去裤子上沾染的灰尘,抱着装满了布丁和奶茶的袋子沿着街道一路走,直走到路的尽头才想起是不是要转身再看看。
    他于是用余光往那边瞧,瞧见猫咪躺在月退怀里,而月退在那里向他挥手。
    阳光轻薄如羽。


四>
    药研第五次见到月退又是在街道拐角的自动贩卖机。

    上次那个难缠的目标上各家都折了不少人手,这段时间正收敛了动作休养生息,药研本想趁此机会留在“巢”里过段儿米虫日子,结果被打发了出来。
    一期笑眯眯拉开车门把药研塞进去说要给他一个惊喜就叫司机开车,结果药研到了地方下车四处转着看了看只觉得似曾相识…连街角的自动贩卖机都像——搞半天这是自家哥哥记仇了?!
    一脸懵逼,掏出手机在通讯录里面翻找到电话号码打过去,是早就录好的留言。
    “啊,药研嘛,我和你哥出门旅游了,大概三四个月,你就顺路把高考一考吧!”对面的声音懒洋洋,提不起什么干劲的样子,“在学校旁边租了屋子,钥匙在书包的夹层里。”
    药研感觉自己一口狗粮吃的有点撑,甚至想打个饱嗝儿——不过显然现在要紧的不是这个——身后传来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司机就这样走了,留他一个人站在学校门口。
    教导主任催促的声音被风呼啦啦的吹过来,药研把身上的校服裹紧些,感觉自己心很累:“嗯,是,对,我现在就进去。”

    安排的座位在角落靠近暖气的地方,很暖和,适合睡觉。
    药研用了五秒钟来进行上面的判断,之后坐下来趴在桌子上睡了三节课,最后一节课肚子咕咕叫了几声硬是饿醒了。眼前有个巧克力派,也不知道是谁放在那里的,他抓过来三下五除二撕开包装塞进嘴里,前桌的卷子正好传过来。
    “今天的作业”,前桌同学很好心的加上一个注释,“另外老师说下午考试。”
    “哦哦…”
    药研应着就往桌子上面倒,顺手拿卷子盖了眼睛。

    药研逃了考试,去往出租屋的路上路过自动贩卖机停下来塞了点钱进去买了瓶果汁。
    果汁瓶撞着金属机体叮叮当当落下来,他拾起来再一转身和身后的人撞了个正着。
    “同学,这个时候学校应该在上课…”
    像是过去重演,熟悉的情景熟悉的句式熟悉的人,药研赶紧低头看自己手上,确实是果汁而不是避孕套,这很好…
    他从尴尬中跳脱来摆出一个微笑,满怀信心的和她打招呼,“好巧啊,又见面了!”
    结果月退一句话又把他踢了回去,“那个,对不起…我认识你么?”

    今日份的药研可以说是心很累了,他坐在馄饨店里吃完一碗馄饨,放下筷子见桌对面的人小口小口吸溜着汤。
    “这家馄饨确实还挺好吃的…”
    他擦擦嘴看向店外,零零散散的飞鸟划过天空,正是黄昏日暮。


五>
    于是后来药研单方面与月退熟识了。

    一个逃学一个翘班,明明出发的时间不定,却偏偏总会在自动贩卖机跟前撞见,一瓶果汁一罐奶茶,再加上熟悉的说教和心不在焉的应答,最后是小店里的馄饨——唯一的变数只有对不认识人一事说抱歉时的句式,从不重复。
    药研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反而认为闲下来无聊的生活中多了这个变数很是有益于心理健康,更何况喝的果汁也有益于身体健康。

    再再后来贩卖机前的偶遇成了习惯。
一次教师开会月退没逃过,去贩卖机买饮料比平常晚了两个多小时,药研还站在那里,什么都不说就去拉她,肌肤相触时手凉的可怕,冰的月退不自觉抖了下甩开。
    “月退,我是谁?”药研低着眼问月退,挤开她站到贩卖机跟前,塞了些钱进去随手按了按键,一会儿掉了个盒子出来,又“滴滴”的提示下一位顾客,他把那盒子拾起来,抬头嘲讽似的笑,“对不起啊,大概是戳了痛处…”
    “那个上课跑出来买避孕套的学生…?”月退脸上的表情堪称无辜。
    药研本没指望有个答案,结果这下偏偏有了个答案还莫名其妙,简直心累——他觉得自己的理智像是在悬崖边上蹦极,一个劲儿告诫自己要冷静,最后肚子“咕”的响了一声。
    “咱们还是去吃馄饨吧…”
    他把某个尴尬的盒子塞进口袋里打了个哈哈要走,没几步就栽在地上。

    药研睡得正香,在梦里顺着学校后街走啊走撞见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小摊,递了钱过去正等糖葫芦呢,突然一座山压下来,不醒也得被吓醒了。
    “谁家的猫啊这是,这么肥!”
    他把自己身上的一坨拎着脖子捏了起来仔细端详,首先注意到的就是体重问题——嚯,重量还真是可观。“巢”里不让养猫,他对这种毛茸茸的生物感兴趣的很,这会儿抱在手里举起来靠近了些再看——就被出乎意料的拍了一爪子。
    “喵!”
    被举起的猫叫了声,这个不认识的家伙居然说它胖!作为一只可爱的猫,它要有小情绪了,它不高兴了!它动动身子从药研手里挣脱出来稳稳落在他鼻梁上,不解恨又踩了几脚,末了跳下去顺着地毯滚走了,在门口抱住了主人的腿。
    月退被自家主子突然抱大腿的行为吓到了,好在手里杯中的水只是液面晃了晃,终于没有洒出去。
    “你醒了呀?”
    端水过来的人声音温柔,把杯子稳稳放到床头柜上,见药研看猫看得眼馋又把猫抱过去,猫咪还记恨着被说胖的事,不过照他脸上再拍一个肉垫也就算解决了,伏在被子上眯起眼睛打哈欠。

    “我要是坏人怎么办?”
    “唔…看校服你是我学校的学生啊,能有什么危险?”
    月退抱着热可可小口小口的抿,嘴唇周围被染出一圈巧克力色的胡子,药研伸手擦去,胡乱的想着有猫有饮料的日子似乎比自己一个人住好上不少,一时间鬼使神差不经大脑冒出句话来。
    “月退老师可以帮我辅导功课么?”

    只是一个借口,药研躺在客房盯着天花板发呆,只是好奇而已。


六>
    但是后来月退还是不认识药研。

    药研和人约了时间,翘了晚自习翻墙出去找多年好友,最后在酒吧门口找到了。这段时间太安宁了,好久不见,再见到不动的时候他还是醉醺醺的——好在他一直这样,并不影响什么。他拉起不动一只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半扛半扯的拽回自动贩卖机跟前,买了瓶牛奶拧开盖递给他。
    “嗝…最近真清闲啊药研…”
    不动还打着酒嗝,拿着牛奶的手抖啊抖,几次就要洒出来,却都卡着边缘正回来,一滴不漏。药研和他相识久了倒也不客气,解释的直截了当。
    “和一个人天天见,几个月了她还是记不住我。”
    “嗝”,不动又打了个嗝,“和着药研你是谈恋爱了找来单身老朋友塞塞狗粮?”
    “想让你帮忙看看,感觉很玄乎”,药研靠着贩卖机往远处看,隐约一个人影走来,他压低声音最后解释,“实在不行有控制的方法也可以。”
    “太胡闹了…”不动把空掉的牛奶盒远远往垃圾桶扔,没扔进去撞在上面清脆一声响。

    不动从屋里走出来顺手闭了门,等在门边的药研递了罐可乐过去,他抠开来停也不停就往嘴里灌。
    “药研”,他灌完了那罐可乐又接过新的一罐抠开,少见的认真,“你实话说,她怎么长到这么大的?”
    “我不知道。”
    药研也没什么说的,把随处就睡成一团的猫抱起来揉,最后送进猫窝。他推开门看熟睡中的月退,指尖划过她眉眼,最后停在唇边,不轻不重的压了下。

    “我希望你能够对此保密。”
    药研将不动送到街口,在分别前夕最后对他说,结果只换来一声笑。
    “她怎么样我不管,我只管你怎么样”,不动喝完手里最后一罐甘酒,捏扁了罐子往垃圾桶扔,“你知道怎么处理自己的软肋。”
    “她不是,只是一个难缠的家伙,一直催着我好好学习的老师罢了”,药研笑,拍拍他肩膀,“快回去吧,再晚长谷部君要担心了。”


七>
    药研从高考考场走出来,脱出屏蔽范围手机就开始响,一连串未接来电的最后是一条留言。
    “家里差不多洗白了,只剩最后一个任务,照片已经发邮箱了。”
    也不差这一个任务,药研想,打开邮箱去看更具体的资料。照片加载的小圆圈不停转着,他盯着手机累了抬头看天上的云,想等估完分见了月退要以什么样的表情和她说什么话,他想着想着就不自觉弯起了唇角,炎热的天气似乎都变得不是那么难熬,天上的云都像是曾经和她一起看过的样子——直到手机屏幕上出现她的脸。

    所谓的天堂地狱也不过如此,所有事情都只是一刻。
    只能顺应,不可回头。




    P228能装13发子弹,它现在正指着月退眉心,持枪的人是药研,现在和月退还隔了些距离。

    “月退,我回去估分了但没见到你,他们都说你走了。”
    “现在你不用再催我学习了,我考的很不错,你教过的那几科应该都是满分。”
    “猫又长胖了,回去记得多让它运动运动,别真的变成一个球。”
    “那家馄饨真挺好吃的,希望还有机会。”

    P228能装13发子弹,它现在正抵着月退眉心,持枪的人是药研,现在和月退近在咫尺。
    “一会儿记得跑快些,什么事情明天就忘了吧,还有我。”
    药研附在她耳边开口,声音有些哑,带着血腥气却说着温柔的话。
    “月退,我是药研,我喜欢你。”

    他最后推了月退一把向远处有光有温暖的方向,自己退后几步,向其他伏击者开枪。
    身上不断有血花炸开,他打空了弹夹,终于扛不住失血造成的眩晕感倒地。
    黑暗侵袭,失去意识前最后一刻,远处灯光照出月退的剪影小到看不清。


    药研想起草莓味儿的火烧云和棉花糖,小狐狸舔舔嘴唇,说——“我请你吃饭吧,想吃什么?”
    那是他的女孩儿,永远的女孩儿。




————————————————————

tips:
1.月退的情况部分类似于“脸盲+选择性失忆”。很难记住什么人,也很难认出什么人,更难和什么人建立联系,所以会被不动说“怎么长这么大的”。
2.被点名追杀是因为参与了某不明项目(懒得编【buni),研究结果会损害到一部分权贵的利益。
3.学校老师的身份为真,保护一滴水的最好方式就是让它汇入大海。
4.直到最后对药研依旧没有记忆,但无条件信任(假装有点儿糖)。
5.药研x婶之外涉及cp自由心证。
6.存在隐性结局为HE。

评论(6)
热度(17)

© 夏止_Akats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