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所想,言尽于此。
咸鱼抖盐场:https://afdian.net/@akatsuki_is_here

《药婶 赶在冬天末尾》

乙女向 药研x婶
微量R内容涉及注意避雷
婶婶有名字注意避雷
OOC注意避雷
以上www
————————————————————

月退怕冷,所以冬日里主屋的暖气一直开的很足,烘的空气都带上了微妙的暖意,在落入的浅金色阳光中洋溢着懒洋洋的气息。
像是这样的舒适午后一般都会被月退用着睡觉了,今天自也如此,与往日相同,却又说不上哪里不同。

“是哪里不同呢?”
不知远到哪里的地方传来微弱的猫叫声音,躺在地板上的月退这样想,不自觉发起呆来,又被乳尖突然而来的感觉惊的差点叫出声。
“这样会舒服么”,熟悉的声音,湿漉漉带着隐约不明暗示在耳边响起,然后对上一双浅紫罗兰色的瞳。极了然她的现状似的,那双眼睛的主人微微笑起来,贴近了些去碰触她的唇,音调仿佛浸了蜜糖,“我的大将?”
“嘛…”
她不知是否应顾左右而言他。
就像胸衣不过被拉下了一半剩余部分的胸乳就已不甘冷落的溜出来期待着被抚慰,明明意识还在边缘犹豫挣扎,身体却先一步反应了——双腿上抬环过他腰间,在后背交叠过又往自己身上带。
“药研”,月退唤他的名字,用自己的唇去碰触他的,先是被夺净了肺中的空气,再是连声音都粘糊,话语未出口先变了呻吟,空气中只剩了旖旎味道。

但跑出去的猫总是会被送回来的,尤其是当它惊慌失措到毛都立起来了的时候。月退那时正赖在药研怀里要睡不睡的打盹,外面扣门声便响了,然后是门框碾过滑轨的吱呀声,还有一期的脚步声。
“主殿,药研的猫不知是受了什么惊吓突然跑过来了,您看…”
一期的话没能说完…绕过屏风他看见了自家弟弟披着内番服的白大褂拥了被子坐在床榻上,白大褂的后摆还显然藏了某瑟瑟发抖的不明物体…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个彻底。
不过一期怀中的猫并不这么觉得,它只是极恨铁不成钢的瞥了一期一眼,往他脸上糊了一肉垫便轻巧的跳下方才还栖息的臂弯,与白大褂后摆的不明物体挤至一处——然后被药研略微侧身微笑着拎了出来。
“麻烦一期哥先照顾它了。”
这像是个台阶,一期抱着猫咪逃也似的出了主屋。

晚上月退去泡咖啡,出门就看见药研抱着猫念念叨叨,端咖啡回来的时候干脆着意了些在旁边悄悄站住了听他念叨。
“我家大将是我的,不许你抢!”药研捏捏猫咪前爪的肉球和它大眼瞪小眼,“踩奶也不许,是我的!”
月退一口咖啡就喷了出去。
“药总算我求您了别跟猫吃醋成么?”
“不成”,药研把眼镜往上推了推,“咖啡倒了,我去给你冲红糖水。”

空气还是暖和,月退小口啜着笼在双手之间的红糖水,觉得整个身子都跟着暖和起来。视线晃悠悠偏转,最后在屋外错杂深绿间一抹亮黄上停住眼。
“春天快来了呀…”
她笑着说,凑过去蜻蜓点水似亲在药研唇角。

————————————————————

来自药研的提示:
如果每个月生理期到来之前胸部会痛,减少咖啡因摄入可能会使这种情况有所缓解。
( ゚∀ ゚)

来自咸鱼作者的碎碎念:
如题,写在冬天末尾,再不写完就该春天了orz
会有猫的…(ノಥ益ಥ)

评论(13)
热度(28)

© ٩(ˊᗜˋ*)و夏止だ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