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所想,言尽于此。
咸鱼抖盐场:https://afdian.net/@akatsuki_is_here

《药婶 饰神》

乙女向 药研x婶
婶婶有名字注意避雷
OOC注意避雷

本来是开的点文
但没评论干脆放飞自我了
夹杂个人观点及吐槽注意
没点名讲道理请别挂我谢谢

以上www

————————————————————

那时月退刚洗了澡出来,身上湿哒哒的还没换睡衣,披了条浴巾把自己草草一裹就往矮几跟前缩,拖叹气过桌角的一摞公文往上把手机一架开了视频,这才慢悠悠的拿吹风机吹头发,心不在焉的吹半天还是滴答着水——直到药研抱着一堆衣服从歌仙那里回来。
几乎是习以为常的叹气了,他顺过不怎么尽忠职守的吹风机又撩起散落的头发吹,没吹几下月退整个人都笑着抖起来,顺着发丝一直传到药研手心,挠的人痒痒。
“怎么啦,大将?”
药研干脆把吹头发的动作停下了,靠近些想点出看屏幕上视频名称,结果被月退快一步点了出来又关掉倍速,拽着裤脚耍赖拉着坐到身边,最末还是摸不着头脑只好发问。
“记得大将说这个还有些恐怖,怎么今天转性了?”
“有点吓人的是小说,电视剧拍出来就想笑了。”
“哦?”
“小说我也看完了好吧…”
药研一应应的似是而非,月退心虚的缩缩,缩半天发现还是进了他怀里,近乎炸毛的红着脸小声争辩,又被顺着头发安抚下来。
“快去换睡衣,回来一起看。”
“算啦~也没什么好看…”

她转去屏风后面换衣服,几下换完了回来继续吹头发,视频倒不怎么上心了——对于追剧一向追到尾的人来说实在是反常。
“怎么?”
“本来也只是拉出来折腾自己,没什么所谓。”
头发本来就只吹到半干再多一点,这会儿又被不管不顾的埋进抱枕滚过一通,竖起根呆毛来在头顶晃晃悠悠,显然情绪不怎么高——不过并不是什么问题——药研按下暂停拽过个伪装成抱枕的薄被抖开来一裹,再一转就抱着滑溜溜的某不明物体窝进了书架旁边的懒人沙发,力度不当掉了本书下来,正落进怀里。
“不开心?”
“嗯,喜欢的作品要翻拍了。”
“不是好事么?”
“现在来说不是吧,我觉得…”
月退低垂了眼睫看书再不说话,药研也没追问,灯光温柔,正是读书时。

最后药研也不知自己环着的人是不是看书看到睡着了,只模糊着听她说其实小哥哥人也很好很努力,说其实谁的错都不是,不过一方是为偶像一方是为信仰而已。
“谁试图饰演他人眼中神的角色,就应理解并接受等价交换的原则,预想至自己会承担的毁辱理应与加身的荣耀等同”,月退最后翻了个身把头埋进他怀里,语音闷闷的带着鼻音,“换句话说,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药研把滚得毛茸茸的脑袋从被子里拽出来按到自己肩膀上,笑着说她太理智,于是被亲了亲脸颊环住脖颈,吐息落在耳侧,软软的痒——“也没什么不好,晚安…”

刚刚从书架上掉下来的书这会儿从怀里又掉了一次,展开的书页折了角,被浅黄的灯光笼上些许不那么真实感觉。
『这些乌合之众不大习惯于理性思考,相反,行动起来倒是很麻利…』——这是铅字印着。
“于是我不愿作为其中的一员,也不当成为无意识者而只依赖暗示,不在意自己是为善或作恶。”——这是墨笔批着。

————————————————————

这些乌合之众不大习惯于理性思考,相反,行动起来倒是很麻利。由于他们现有的组织,他们的力量已经变得十分巨大。我们正目睹其诞生的那些教条,很快就会具有古老教条的力量;换句话说,就是专横武断、至高无上的力量,没有任何讨论的余地。

群体在智力上总是劣于孤立的个体,但从情感以及这些情感所激发的行为的观点看,根据环境的不同,群体有可能比个体更好,也可能更糟。一切取决于群体所接受的暗示的性质。

——【法】古斯塔夫•勒庞《乌合之众》

————————————————————

“大将,你昨天说的那个角色究竟是什么样的?”
再熟悉不过自家恋人的性格,月退一早起来叼着牙刷一嘴泡沫被问及这样问题时并不怎么诧异,漱了口吐掉泡沫才眯眼往窗口望,光正从那里落进来,干净又温暖。
“他是光,对很多人都是。”
“大将不曾维护他?”
“维护啊…但又不是就一种方式,我这么大的人了,难道只会去和他们刷屏对骂?”月退勾着唇角笑起来,眉眼都温和,“不管是做慈善还是别的什么,会帮助到他人,能让他的名字由善意的暗示包裹着而留在人们心里,不比一味刷屏骂人更好?”

评论
热度(11)

© ٩(ˊᗜˋ*)و夏止だ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