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所想,言尽于此。
咸鱼抖盐场:https://afdian.net/@akatsuki_is_here

假如被他们陪着敲代码

全员向 脑洞恶搞向 非all婶
婶是和鹤关系很好的药婶月退
自家CP:三日鹤 明石一期

微量药研信浓双生私设注意避雷
婶婶有名字注意避雷
OOC注意避雷

以上www

————————————————————

【三日月宗近的场合】
“哈哈哈。”//编译错误
“甚好甚好。”//答案错误
“啊哈哈哈!”//运行时错误
“嗯嗯…”//格式错误
“看上去不错啊…”//运行超时
……

从早晨自床上爬起起便一直对着电脑敲敲打打的人手抖了抖,enter键艰难的呻吟了声,三日月跟着声音扭头看,便看见月退摊在键盘上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连眼睛都眨也不眨…于是面对这样的情况,平安老刀的智慧便发挥了作用,从之前准备的茶点中捏起串三...

 

假如和他们挤一张床…

全员向 脑洞恶搞向 非all婶
婶是和鹤关系很好的药婶月退
自家CP:三日鹤 明石一期

婶婶有名字注意避雷
OOC注意避雷

以上www

————————————————————

时之政府的文书送来的时候总是会带着细微的铃铛响,这点响声被背着包回本丸的月退听见了,紧走几步在信件被投入邮箱前拦了下来,敲着门随手拆看。
于是来开门的鹤就看见了信件最下方的,“寝当番”三个大字。
“呦,有些吓到了…”
“恩,也是”,推推已经滑到鼻尖的眼镜,月退一脸凝重,“毕竟我是得睡宿舍的。”

睡宿舍。
这个理由很充分,但是并不足以抵抗文书的效力,该寝当番还是得寝当番。
月退毫无形象的蹲在广间拐角,看一众付丧神们叽叽喳喳眼皮...

 

假如和他们一起玩minecraft

脑洞全员向
由我的世界网易开服而来的脑洞
生存模式活不下来所以总是建造【不许笑Σ(|||▽||| )
感谢陪我一起玩的舍友爹【笑
来一起快活啊~

婶是药婶
想到谁写谁 排名不分先后
OOC注意避雷

————————————————————

【三日月】→
游戏一开始没走几步就掉进了地图本身的暗洞里
本来掉就掉了结果里面偏偏有水,于是被水流推着不知道到了哪里
等终于又找了个洞爬出来已经分不出自己在哪里了
干脆的坐在原地等人来找

【鹤丸】→
目送着三日月被冲走,想去抓没抓住结果湿漉漉的从暗洞爬出来了
地图中本来的坑太多了,挖坑没有挑战性
鹤啊,是属于天空的不是么?
然而这并不应该是你开拓天空的理由!
被拉了上去美名其曰“...

 

《三日鹤 月之盈缺(下)》

三日月宗近x鹤丸国永
伊达组大面积出现注意www

类似于童话paro(别信!
精神病&失眠产物
极度放飞自我注意!
OOC极严重注意避雷!

以上www

————————————————————

国王推开宫殿大门时请来的老师正在给鹤上女红课,教的是最简单的平针绣法。
他示意了老师不用行礼就坐在一边看他们一个教一个学,结果从清晨旭日初升看到正午日头烈烈,吃过午饭又接着看,直看到日已西沉暮色四合,国王感觉自己都差不多能绣出幅鸳鸯戏水了,绕过去一看,鹤手中的绣布上还是两只差不多有些像小鸭子的物什在打架——不说的话没人知道这女红鹤都学了三四年了,当然,说了也没人信就是——街上随便拽个七八岁的女童绣...

 

《三日鹤 月之盈缺(中)》

三日月宗近x鹤丸国永
伊达组大面积出现注意www

类似于童话paro(别信!
精神病&失眠产物
极度放飞自我注意!
OOC极严重注意避雷!

以上www

————————————————————

再之后又过了些年岁,当年在熟睡之中被戳醒而哭泣的小王子长大到了可以在殿中四处奔跑的年纪,不知怎么的与幼时戳哭自己的罪魁祸首,同样已长大了些的鹤格外亲昵。
国王已经不止一次的听鹤的老师抱怨过每次临近下课时便会有小王子站在窗下悄悄将窗缝推开了一点又一点眼巴巴的望着,抹不开面子以致不得不提前下课好让他们两个出去玩。
国王也不止一次的听贞的老师说每次小王子背书刚刚到一半就看到鹤扒在门口,挜不过撒娇也只能早早...

 

《三日鹤 月之盈缺(上)》

三日月宗近x鹤丸国永
伊达组大面积出现注意www

类似于童话paro(别信!
精神病&失眠产物
极度放飞自我注意!
OOC极严重注意避雷!

以上www

————————————————————

很久以前有一个国家。
这个国家政治清明社会平安,经济欣欣向荣,人民安居乐业。在别的国家中都传说着,说这个国家是上天流落至人间的乐土,说居住在其中的人都是神所眷顾的宠儿。
那些传说太多太多,多到哪怕连续说几日几夜不停都讲不尽九牛一毛,哪怕耳朵生茧也听不完万分之一…
但是这个国家的国王并不开心。
这是一个缺少公主的国家,国王的膝头空落落的,少了穿着裙装笑的开心的小公主。
所以国王很寂寞。

民众是心疼国王的,...

 

《三日鹤 追光者》

三日月宗近x鹤丸国永
与基友联文流产产物

OOC严重避雷注意
没头没尾并且大概没有后续的小段子注意
不知所云注意

以上?

————————————————————

从与三日月同居的第一秒算起,在第一年三个月零七天清晨,鹤丸国永失去了他的视力。

事实上那只是个清晨,再平常不过的那种,鹤丸洗漱完毕后像往常一样晃去了厨房,从长条面包上切下四片,捏着他们的一角拎起来递给将牛奶送入微波炉加热后笑着等待在面包机旁的人。

就像是这样,再怎么普通不过的日常,视野暗下只在一瞬之间。

鹤丸递过去了面包片再转回身收拾残留的碎屑时,面包刀突兀的砸在手腕上,锯齿在手腕上留下一道极细的印之后摔在地上。

金属与瓷...

 

© 夏止_AS | Powered by LOFTER